公安部深探我国公共安全现状 资金是“瓶颈”

2005年入冬以来,接连发生的特大安全事故震惊全国,党中央、国务院高度关注。而普通民众甚至这样的追问:“安全问题是否已经无药可治?” 

  国际安全科学领域有一条著名的“海恩法则”:每一起严重事故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而这些征兆背后又有1000个事故隐患。公安部督察组在各地的所见所闻,恰恰印证了这条规律。 

  目前,我国正处在城市化高速度发展的阶段,城市数量已经由1949年的136个,发展到目前的600多个;城市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也由1949年的不足10%%,发展到目前接近40%%的水平。一国人均GDP在1000至4000美元之间时,安全事故处于上升期;到4000美元后,开始下降。其中,在1000至3000美元之间时,事故上升较快;过了3000美元后,上升幅度趋缓。2004年是我国人均GDP达到1000美元以后的第一年。国际经验表明,一个国家人均GDP达到1000美元,其经济社会结构将发生深刻变化。在经济和社会的转型中,公共安全特别是城市安全将面临着十分严峻的挑战。当前,我国每年因安全事故、自然灾害以及社会治安等公共安全问题造成的GDP损失高达6%,并有约20万人被夺去生命。近年来,台风、地震、洪水等自然灾害频频光顾;矿难、有害气体泄漏、飞机失事、火灾等安全事故接连不断;绑架、抢劫、凶杀、校园安全等刑事和治安案件时有发生。因此建立健全城市公共安全体系是社会城市化发展的必然趋势。 

  随着经济和社会的高速发展,我国城市发展已进入快速增长时期。城市具有人口集中、经济集中、社会财富集中、现代化设施集中等特点,一旦发生突发性火灾、地震、洪涝、爆炸、毒气泄漏、传染病以及战争与破坏等各种自然或人为灾害,往往会造成大量的人员伤亡和惨重的财产损失,严重影响城市可持续发展和社会的稳定。从1995年日本沙林事件,到刚进入21世纪时的9.11事件、近两年出现在世界范围内的SARS以及禽流感,都在强烈地警示人们:必须进一步加深了我们对建立城市公共安全日常管理体系和应急处置机制的必要性和紧迫性的认识。因为城市公共安全不同于工业生产安全与职业安全。城市工业危险源、城市公共场所、城市公共基础设施、城市自然灾害、城市道路交通等对城市经济和社会发展带来风险,这些风险存在于人们生产、生活、生存范围的各个方面,包括衣、食、住、行、休闲娱乐等各个领域及环节,涵盖城市危险源、城市自然灾害、城市重要机构及场所、城市公共基础设施、城市应急救援力量、城市应急救援设备设施等方方面面。若城市公共安全作为一个系统,它的风险,由于人群的聚集而被放大;由于系统的脆弱性而易受破坏;由于系统的社会敏感性而被激化及猝变。因此,科学的应对机制对于城市公共安全至关重要。首先我们要认清我们城市公共安全面临的严峻形式。 

  资金保证和社会动员机制是确保公共安全的必要条件。公共安全危机管理机制的建立与完善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资金投入的保证程度。从目前我国现有的政府财政支付能力和财政体制看,集中应对少数突发事件的力量是具备的。但从全方位防范、常规性防范、现代化防范的广度和深度的要求看,资金的来源和保证性尤显不足。从一定意义上说,资金制约是当前完善我国公共安全危机管理机制的一个最大的“瓶颈”。解决资金问题的基本思路,首先要明确政府的主体责任。必须在逐步转变政府职能的过程中,提升各级政府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能的观念和能力,扩大财政在公共卫生建设方面的投入。在常规投入的同时,可以建立以政府投入为主、社会投入为辅的公共安全应急防范基金。 

 来源: 新华网

信息来源:2006年03月07日 『资讯中心_中国安防黄页』